每天都在人生巅峰

开心=v=

甜甜来lof啦(*σ´∀`)σ

登录界面有了微妙的变化,登录时的音乐也有了改变,敲激动☆

一些碎碎念

看完fate/prototype之后超级烦躁,然后又去看前传,感觉自己眼泪要掉下来了。莫名其妙成了爱歌厨,可能会因为爱歌成为旧剑黑(…)然后又去看fate/labyrinth治愈心灵,感觉亚瑟王果然只有女孩版就够了(…)干脆阿尔托利亚和爱歌百合好了,旧剑就算了(。)

小莫超可爱啊(ง •̀_•́)ง

今天不在人生巅峰…

通知•某女子高中生的异世界生活

高考考得不错,回报社会(。ò ∀ ó。)明天填完志愿后恢复更新,晚上有一更,然后尽量做到日更。

祈福

为本座的政治祈福,一定要达B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某女子高中生的异世界生活•2

        “这不就是走投无路了吗!?”        
        在发出这过于凄厉以至于影响了水果摊大叔生意的惨叫后,昴被黑着脸的大叔赶到了水果摊方圆百米之外的一条小巷前。刚才的鲁莽行为让猎奇的目光更加毫不遮掩的向她投来,其中有如实质一般的怀疑使昴如芒在背。一方面不想被众人的视线射成筛子,一方面想要理清自己现在的处境以便做好对未来的打算,昴便顺势拐入了小巷。        
        “那么,据半个小时以来的极不完整调查来看:这个世界的文明水平大概与中世纪相当; 石板路倒是十分平整,技术比较先进,但不排除有魔法手段的因素在,不过这也包括在技术内呢; 有亚人的存在,可以想见种族纠纷是不可避免的了,世道大概不怎么太平…以及,召唤我的美少年绝对是不存在了……”        
        与残酷的世界相对应的是昴本人的悲惨情况——菜鸟玩家与新手装备(还是没有新手礼包的那种)的完美结合——昴虽然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可也出身于现代化的日本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小到大从没有干过重活,在为期一年连社团都没参加的家里蹲生活后,她更是成为了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战五渣,唯一可能在中世纪用得上的技能剑道,则完全是半吊子中的半吊子,随随便便就能被一个普通佣兵以力量吊打,更何况,昴没有剑——在这种中世纪一般的时代,一把铁剑也是十分昂贵的。 既然诸君已经由铁剑触及了这个世界的物价,那么相信大家对于昴初始装备的寒酸程度也应该会有一定的认识了:快要没电的手机,装着几枚硬币的钱包,一袋玉米浓汤味零食,一串廉价的水晶手链(人工水晶),生日时妈妈送的水晶项链(这个是真的),身上穿的黑底访问着和服※(面料不错),赤脚穿着的木屐。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难度为噩梦级别的世界vs装备简陋、能力值低下的异界来客啊。这完全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那雨还是雨夹雪啊…”昴无力地苦笑着。
         “真是的,对于我这样废柴的弱女子,竟然连一点新手福利都没有吗?”        
        虽然口吐如此软弱之言,昴却意识到,现在的局面空前糟糕,已经不是如之前那般能够逃避的情况了。脑海里掠过了双亲的面容,然而,回去的可能性近乎零。为今之计,只能把身上的一部分物品变卖了,挨过这一段时间,再尝试着做一些微薄的小买卖吧——升级变强似乎已是无望,那说不定自己走的其实是致富线呢。将为数不多的家当一一盘点估价后,昴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身上的和服是肯定不能卖的,毕竟只有这一套衣服;木屐和钱包估计没有人想要;玉米浓汤味的土豆球是个好物,可卖不到高价,还不如自己留下来补充能量;妈妈的心意不可以随便卖出,可自己买的人工水晶手链就没关系了,虽然卖给人家假货很过意不去,但是人工制成的水晶,在这个世界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也算是弥补了原本因为人工带来的贬值吧。不过这也只是小头,真正被昴寄予厚望的是科技文明的产物——手机。        
        “光是照相功能就完全可以忽悠…呃…推销出去了呢,就看你的了!来自科技文明时代的智慧结晶……哎呀,对不起…啊呜,好痛!”        
        自觉找到出路的昴志得意满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回过头急急向大街走去。因为过于兴奋,她并没有注意到有三个人已经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这只有一条出口的小巷,闷头向外走去,便撞上了障碍物。昴感觉自己意识到自己撞上了别人,便急忙道歉。可话音还未落,她就被强行扭回身来,抛向了巷子深处。        
        当她忍痛站起来,便看到巷口已被一名身材魁梧到可以将她轻松抛起的年轻男子堵住,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形容卑琐的年轻人,三人形成包围之势,完全挡住了她的去路。昴见到三人这幅架势,已差不多明白了他们的来意。“这难道是主线中的强制事件吗”她暗自思忖,那可实在是大事不妙,自己拿着武器也只是个只有花架子的半吊子,何况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尽管情况不妙,可昴知道,遇到这种小混混,一定不可以首先示弱,便冷声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其中一个竹竿一样的小混混阴冷地笑了,故作和善道:“唉,我们也不愿意吓到小姐你呀,可是哥几个实在缺钱,况且刚刚你还撞了我们,拿点补偿费不过分吧?看小姐你穿得那么好,不如给我们点钱花花,只要钱到手,我们保证不来打扰你,你看这不是很方便吗?”        
       昴不作回答,只是以冰冷的眼神继续瞪着他们而后将手按向腰间,慢慢地酝酿气势,极力营造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形象。事实上,她的腰间连一把木刀都没有,而她也从来没空手打过架。可是多次被误认为不良少女的经历让她明白,自己板着脸的时候还是很能唬人的。然而本性纯良的面残※少女毕竟不是真混混,一下就让经验丰富的顿珍汉※三人组看出了她的色厉内荏。在竹竿(昴已经在心中叫他顿了)左侧那个面色阴沉的矮子(这是珍)已经不耐烦了,没好气地开口威胁道:“臭丫头,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乖乖把钱交出来,否则,你今天别想完整走出这儿!”
         望着顿珍汉三人组微带嘲讽的凶恶面容,昴知道此时装逼策略已经搁浅,只有先下手为强一条路了。她只得在心中安慰自己:说不定自己的路线不是乙女向而是升级流的呢,自己在这个世界说不定很强,特别容易爆种什么的或者自己的属性正好可以克制这个世界的一切,这逻辑,没毛病。
        于是,在形式的逼迫和心中美好幻想的双重作用下,昴愤然暴起,一头撞向狗头军师的腹部,将他撞倒在地,直接踩在他身上跳起来给了那个大块头下巴上一记下勾拳,又对其腹部直接就是一个肘击,就这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几十秒内k.o了两个人。        
        “果然这才是我的路线!按照这个世界的设定,本小姐就是无敌的!下地狱吧,人渣!!下一个就是你了…啊…大哥,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        
         就在昴趁着余勇转向第三个人时,她突然感到寒光一闪,那人手中赫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她只觉得双腿一软,向后瘫坐,双手合十,努力挤出笑容,用自己最和善的语气提出和解。        
         “嘶…死女人,你是在愚弄我们吗?装出一幅多了不起的样子,原来就是这点能耐。”        
        昴感到头皮一阵剧痛,发现自己被人揪着头发提了起来,这才发现之前被自己打倒在地的两个人也恢复过来了,此时嘴里骂骂咧咧地提起自己的就是那个大块头,还没等昴反应过来,她就感到脸上挨了一耳光。可此时的昴双手被反剪在后,勇气也早已丧失,只能用眼睛做着徒劳的瞪视。TBC
※访问着和服:比小振袖随意一点,比一般浴衣正式很多的和服。常在访客、接待贵客时,出席较正式但不隆重的场合时穿。与振袖不同,没有年龄限制。蠢作者私设昴是在与母亲拜访别人时溜出来穿越的,因为私心觉得和服美人超美腻,作为一只耿直的颜狗,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让我的昴美人穿上(骄傲脸)PS.在日本穿和服是有“格”的讲究的,黑色的“格”很高,应该是上了年级的已婚妇女穿的,昴作为未婚少女其实没资格穿黑色的。然而,理由如上。其实浅色系的和服配上光琳式纹样也很好看,但昴毕竟是个(看上去)阴郁的和风美人嘛,穿黑底配金法隆寺纹和服简直prpr
※面残:一种绝症。患病者不能自如用表情传递情感,通常在没有表达特殊意义或表达善意时因为或阴郁或迟钝或嘲讽的表情招致别人误解,简而言之,天生T脸。
※顿珍汉:轻小说里小混混的常用名,后来代指小混混。原著中昴常开这个玩笑。
(≧ω≦)(≧▽≦)←_←→_→⊙▽⊙(╯3╰)(*^ω^*)
明天高考,更了一个横跨四月的新(其实一月就写好了,但不满意,结果该来该去改了四个月orz),攒人品!!!

mark

领略鬼畜区文豪的风采~ http://www.bilibili.com/blackboard/activity-ByUb5gasl.html

mark

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 - ( ゜- ゜)つロ 乾杯~ http://www.bilibili.com/blackboard/activity-Bka3yxRFl.html